乐山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心靈小說憨憨阿哥

发布时间:2019-10-12 14:34:46 编辑:笔名

  憨憨阿哥走了,刚一个花甲,一个轮回他有家无室,两只肩膀抬着一张嘴,艰难地走完了憨憨淡淡的一生,赤条条地来去,无所挂牵,也无所系念

  憨憨阿哥的病,本不致于惊动阎罗王的但他没有请医生医治,他相信命年轻时也常闹个三病两痛的,一拖,一挺,过了一层层难难关,一道道劫卡而这一次,他没有拖过来,挺过去他临终时讲,这是命里定数因此他走得很坦然,仿佛在人世走这一遭,就如同我们出了趟公差,事毕自然归去,来去都情理中有人说,他是自己送上门去的

  憨憨阿哥生在山里,长在山里他曾有过的喜怒哀乐,曾尝过的苦辣辛酸,都是大山给他的馈赠他一生的时光,就像山坡坡上的花草,到时开,到时谢,到时枯,到时荣,最后连同生命也交给了大山,交给了曾因他的血汗湿润过的红土地,曾因他的辛劳有过收获的山坡坡山里的山坡坡很多很多,有的有名,有的无名,憨憨阿哥就是那无名的一座那上面的花儿红了多少度,草儿绿了多少次,野果子熟了多少回,没有人记得,也没有法子记得只知道那山坡坡上,有过花红,有过草绿,有过果熟

  憨憨阿哥生下地时,家里靠父亲为别人打工糊口,他来的不是时候不久,母亲永远回老外婆家了从此,父子相依为命

  也许是从小缺乏母爱,在父亲的威严中,他养成了胆小怕事的性格再加上由于长年累月的粮菜瓜果,身子骨极不壮实,经常闹个小病小灾,年轻时就没有长出山里汉子的模样来,一幅懦弱兮兮的样子,常令父亲气恼伤心二十多岁的小伙子,还不能熟练地侍候农活,还不敢独个儿上街赶场,守在山里,猫在家里虽然在他当婚的年龄里,也有过不少媒婆月佬踏过他家的门坎,但最终没有一个女子走进他的家门他的青春,就这样年复一年地黄了下去,一如那山坡坡上的野花野草,悄然无声地开谢枯荣

  父亲渐渐地苍老了,无论农活家事,都已退到“二线”,由抚养儿子转变到要儿子赡养了憨憨阿哥这时候已三十多岁,一只肩膀挑着山上的春种秋收,别一只肩膀扛着家里的洗涮缝补,俨然一个堂堂当家人但还是那么胆小怯弱,遇事六神无主,老父亲怎么交代怎么做人们说他是小孩子玩的“陀螺”,抽一鞭子,只在原地转几个圈圈凑巧这时一场眼病,本来就不太光泽的双眼,从此布上了一层云雾地里锄草,稍远一点,就把麦苗当草拔了原本就手脚笨重,现在又成了半个瞎子,就更加让人左看右看不顺眼了

  年迈的父亲好像醒悟了,主动为他物色婆娘但山里向来奉行早栽树早开花果结果的古训,找十七八岁的小母亲有的是,找二十多岁的大姑娘没门儿况且,憨憨阿哥早已是做父亲的年龄了人到三十得半老,谁家姑娘愿找个“半老头”呀尽管他还是个黄花崽而那些本来已掉了价的小寡妇们,又总是爱用前面那个丈夫作为标准,比来量去,总觉得憨憨阿哥少了那么一股男人味,多了一点女人气,因此也瞧不中他

  憨憨阿哥这时也想有个洗衣做饭的人父亲的日子不多了,不能陪自己走到头但父亲的忙活,他自己的梦,到头来依旧是那山坡坡上的野花野草野果,一阵风吹红吹绿成熟,又一阵风吹谢吹黄吹落

  山不转水在转,云不转风在转憨憨阿哥的“桃花运”终于来了

  记得那年秋天,一阵变风刮进山来,山坡坡上的树木花草,一夜之间就凋零枯萎了村子里的大小小头头们全都给戴了上纸糊的高帽子,齐刷刷地靠了边,下了台,一时间大队小队全散了架但那时大伙儿都是系在一根藤上的瓜,总得有个主事的在这“非常时期”,憨憨阿哥当了生产队长这是他一生中最有形像的岁月

  有了地位,原本让人瞧不起的憨憨,此时人们却俯首称臣从此,憨憨阿哥那带着几分女人腔的破嗓门,每天总要在村子上空回响几次早上喊人们起来上山干活,晚上喊人们到队里开会其实他也就只行使这个喊人的权力,什么生产安排、粮油分配、劳力调配等等,还是别人说了算但队长又毕竟是他,因此,多多少少也就有了一点名气这时他的婚事又被年老的父亲提起,他那个原本冷却的梦,又让几个热心于牵线搭桥的婆婆客煽然

  但憨憨阿哥当得了村里的队长,却当不了女人的丈夫队长是大家的,憨一点就憨一点丈夫是个人的,憨一点就憨了自己附近的女人们仍然看他不中

  天无绝人之路在那个特殊的年代里,革命如火如荼,而人们的物质生活却没有蒸蒸日上那时,山外的世界也是很精彩的,只是饥肠辘辘的穷百姓打不起精神去享受于是,不少清皮寡瘦的山外女人,或拖儿带女,或独身一人,相继往山里走

  大山是多情的,也是慷慨的,没有大米也有杂粮,至少有可以用来填饱肚皮的野菜野果,任你采,由你摘,比起山外,似乎多了一条活路因此,不少要饭逃荒的女人在山里安了家虽然并非她们心愿,但山外带给她们的是流离颠沛,风吹雨打而今这山里至少给了她们一份安宁,一份温饱一天,村里几个好积功德的婆婆客,把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送进了憨憨阿哥的家门那女人虽然一身破破烂烂,一双没有光彩的眼睛和一张失去血色的脸,但年迈的老父亲依旧喜上眉梢儿子是父母生养的,但最终要托付给别人只有这样,临终时才会安祥地合上双眼

  晚饭吃过后,老父亲早早地睡去了过去,自己占用儿子的时间太多了,今天应当把时间交由儿子去自由支配做好事的婆婆客们总是不那么放心这个敢对众人发号施令的憨憨,不一定敢向一个女人动手动脚,这个能挑一百多斤担子的庄稼汉子,不一定能把一个身轻如燕的女子把上床,那个女人随便找个借口,都能溜之大吉她们把憨憨阿哥叫到门外,如此这般地指指点点,给他打气壮胆最后,她们还不放心,干脆把门也反锁上,置这一男一女于绝处而后快,让她们欲罢而不能

  但是,憨憨阿哥实在是憨憨当屋子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后,他除了往火塘里添柴加火,找不到事做,更找不出话讲,就那么憨憨地黄在那里

  夜深了,人静了,雄鸡已叫过两遍了那女人让柴火烤出的一脸红光消失了,但她还是一语双关地提出要睡觉了憨憨阿哥憨得不能再憨了也许在他看来,睡觉就是人累了需要休息,别无其他含义他应了一声,赶紧为她大大劈了一把照明用的松槁前门被锁上了,他熟练地打开后门,把她送出了家至于那个女人今宵何处,他也许想过,也许没有想过

  第二天,老父亲差一点气得昏了过去,几个做好事的婆婆客气得牙关吱吱咔咔地响,“憨憨呀憨憨,你真是一根没有烧透的木炭,不中用别人在野外见到女人,骚得直嗷嗷地叫,你却对送到嘴边的肥肉不敢咬你一辈子也别想沾女人味”一场好事,又这么黄了

  不久,他的队长也让给别人了从此,再没有人把他的名字往女人这边挪了

  春去秋来,几易寒暑,山里的日子终于明亮亮的了这时,憨憨阿哥早已年过半百,老父亲已早去了母亲那边了人们看到他拖着并不结实的身子,上山干活,下井洗衣,同情之心油然而生,劝他找个老伴并告诉他,报纸上、电视里都在提倡“黄昏恋”,城里还专门有老年婚姻介绍所

  憨憨阿哥木木呐呐地一笑了之有人问他当初为何深更半夜送走那个女人他说他们没有扯结婚证,乱来违法人们又问,“那女人说要睡觉,你就听不懂意思”他说:“别人又没有叫我一起睡我不能糟蹋良家妇女,落个强奸的坏名声”

  憨憨阿哥老了山坡坡上花开了,草绿了,他还脱不下政府照顾给他的那件大棉袄,大部分日子又猫在家里了他一不抽烟,二不喝酒,守着一份淡淡的日子他死后,人们发现他节省了几百斤谷子,几十斤食油,几百元现金

  乡邻们感叹不已,无儿无女之人,节省这些为了什么呀

  乡亲们议定,丧事一定要隆重光彩于是,道士们的经文从太阳升起起念到太阳落山,唱搀歌的歌声从月亮升起唱到太阳升起有人提议,憨憨阿哥无儿无女,我们送他上路应当有点气派,别让阴间的小鬼小神欺负他出殡那天,抬棺的杠子是雕了龙绣了凤的,称为“龙头杠”,是专门用来抬那些生前有地位有名望的人的据说,村子里有史以来,只有两人享受了这种殊荣,一个是早先时的大财主,另一个就是憨憨阿哥了

  憨憨阿哥走了,长眠在花开花谢、草绿草黄、果青果熟的山坡坡上,或许永远为人们记起,或许很快就会被人们遗忘

  共 2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篇小说用非常详实的笔触向我们介绍了一个憨憨的阿哥,人物鲜活,语言生动,人物形象刻画饱满,仿佛一个活生生的憨憨阿哥就站在我们面前憨憨阿哥的一生是尝尽酸甜苦辣的一生,直到离开人世的那一天也没有娶到老婆,憨憨阿哥的一生也是孤苦无依的一生;他在山里是个小人物,活得并不精彩,胆小懦弱,身材瘦小,但是他却有一颗非常善良的心就因为憨憨阿哥善良,无儿女,生活又节俭,最后,乡亲们给了他一个风光的大葬小说的结尾回味悠长【:夕阳ann】【江山部精品推荐 】

  1楼文友: 1 :50:40 小说把人物刻画的生动形象,语言描写准确到位,一篇非常精彩的小说,展现出作者深厚的文字功底和朴实的文学修养让读者在朴实无华的文字中感受人物的命运问候老师,写作愉快 以文会友

  2楼文友: 19:45:10 赏读小说朴实得可以让人闻出泥土的味道,它是平凡人的传奇,蕴蓄着生活的内涵和厚重,闪烁的是原生态的人性光芒问候作者,遥握 诗,生命揉搓出来的悲欢离合

  楼文友: 21:59:15 小说把人物刻画的生动形象,语言描写准确到位,一篇非常精彩的小说,展现出作者深厚的文字功底和朴实的文学修养让读者在朴实无华的文字中感受人物的命运问候老师,写作愉快

  欣赏佳作 因为未来,所以伟大[《诗刊》子曰诗社会员]

  4楼文友: 14:50:25 欣赏老师真挚朴实的小说,人物形象鲜活,语言有特色,学习了 刘柳琴,邯郸市作家协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笔耕不辍,全国第二届职工文学创作班学员2012年荣登草根名博文化新人榜已在多家站发表作品近百万字

  5楼文友: 15:55:45 恭喜火把兄美文成精,心约因您而精彩,欣赏学习,顺祝一切安好,佳作不断 至少,无愧于文字

心肌梗死支架治疗后可以吃通心络吗
心律失常和早搏
吃什么对早搏好
必备的旅游出行物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