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山信息网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父亲的那只羊丢了

发布时间:2019-10-12 19:31:25 编辑:笔名

腊八那天,父亲喂了一年的那只羊丢了。

这一消息是母亲打电话告诉我的。腊八那天中午,朋友聚会,我多喝了点酒,母亲打电话时我正蒙头大睡。听母亲这一说,我的酒意和睡意一下子醒了。

电话那头母亲说:“你伯(父亲)正躺床上生闷气呢。等会儿你打电话劝劝他,平时他最听你的了。”母亲叹了口气,“唉,也有点怨我,谁让我恰好就犯了病呢?”

近两年,母亲身体一直不好,肺部和心脏都出了毛病。腊八那天,父亲母亲按当地风俗蒸了些米饭吃。吃过后,母亲就感觉身体不适,心里憋闷抓挠。赶紧吃了几丸常备药,仍不见好转。父亲慌了,连忙推出三轮车,铺好被子,蹬上车带母亲去了镇卫生院。

在镇卫生院,母亲输了两瓶水,病情有所好转。擦黑时,父亲带母亲回到了家。

打过转身,父亲猛然发现,经常拴在门口的那只羊不见了!

平常父母一齐出门,总不忘给对门的五婶交代一下,让她照看一下门户。这次走得急,竟忘记交代了。

父亲去问五婶,五婶说她也没在意,吃过晌午饭,她到别人家串门去了。不过,五婶给父亲提供了一个线索:她出去串门时,见几个外村收粮食的在村里乱转。父亲心里想,肯定是那几个外村收粮食的把羊顺手牵走了!哪村收粮食的呢?再说,就是知道是哪村的,你没抓住人家的手梢子,人家能承认吗?这羊是找不回来了。

父亲丢的那只羊我是见过的。那还是春天,我回家看父母,正巧碰到父亲赶集回来,身后牵了一只小羊羔。那只羊羔瘦瘦的,灰头土脸。本来一身白毛,上面粘满了泥垢,屁股后几根毛上还吊了几粒羊屎蛋儿,一走一晃荡。

父亲一辈子喜欢养羊。记得小时候,我家每年都养一群羊。每到放学,我赶了羊到沟里坡里去放,是名副其实的放羊娃。母亲常说,你们姊妹几个,上中学上大学,全指靠咱家的羊哩。父亲喂羊很精心,尤其是快到出栏时,为了卖个好价钱,他总是半夜起来给羊加几把豆子,催催肥。羊也不吃“昧良心食”,经父亲一催,个个毛色鲜亮,肥肥胖胖,很“壮光”。

这些年,我们姊妹几个先后成家立业,父亲喂羊的热情仍不减当年。一是图个乐趣,最重要的是父亲有他的想法。他喂羊不多喂,只喂一只,从春天一直喂到过年。过年了,父亲请人宰杀掉,四条羊腿分成四等份,等我们弟兄四个回来,每家分一份。

分羊腿时,我总见父亲蹲在一旁,一边抽烟,一边乐呵呵地看我们。

偶尔也碰到我的两个妹妹在场。妹妹跟父亲开玩笑说:“伯,真是嫁出去的闺女泼出去的水,咋没俺的哩?”每当这时,父亲就说:“去去去,别瞎搅和,想要去找恁老公公要去!”妹妹只好伸伸舌头作罢。

按照母亲的吩咐,我给父亲打了电话。父亲似乎还没别过劲儿来,连连唉声叹气。

我说:“不就是几百块钱吗,丢了丢了算了。”

父亲说:“几百块钱是小事。想想他娘的怪气人,喂了一年了,不知好过了哪些鳖孙!”

想想也是。父亲像伺候小孩一样,把一个瘦不拉叽的小羊羔,沟里坡里去放,一把草一把料地去喂,喂肥了,眨眼间却没了。搁谁谁不生气?

二十天后,也就是腊月二十八,我置备了一些过年物品回去看望父母。回去前,我跟妻子商量:“今年咱伯喂的那只羊丢了,咱吃不上羊腿是小事,恐怕老头子一春节心里不得劲。不如咱多拿几百块钱给他,宽宽他的心?”妻子说:“你是掌柜的,你看着办吧。”

吃过午饭,我和父母说会儿闲话,推说单位有事准备回来。这时父亲站起身去了趟里间,出来时手里竟拎了一只肥大的羊腿!

我有些愕然,说:“伯,您喂的那只羊不是丢了吗?这羊腿是从哪弄的?”

父亲说:“又找回来啦!我去派出所报了案,人家找到那几个收粮食的,一吓唬,这不,又给咱牵回来了。”父亲显出很轻松的样子,“明天他们弟兄仨才能赶回来,还和往年一样,你们每家一条羊腿!”

我把羊腿接过来,装进母亲递过来的鱼皮袋子里。装好后,我从兜里掏出五百块钱递给父亲,说:“伯,这几百块钱是您和俺娘的过年钱,您拿好。”

父亲一看,气了:“拿走拿走,现今不缺吃不缺穿,哪还花得着钱?我和你娘有钱!”

推来让去,五百块钱又原封不动回到了我的兜里。

回来后,我给父母打了一个平安电话。接电话的是母亲。母亲吞吐了半天,对我说:“唉,恁伯呀,就是死要面子!那只羊你知道是咋弄的?”母亲顿了顿,我支着耳朵听,“是他前天去老庄(回族村),转了一天买回来的!恁伯说让瞒着你们几个呢。”

共 174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丢了一只羊,实在不是多大的事情,父亲却郁闷至此,原因何在?因为那只羊,是父亲送给儿子们的过节礼物,更准确地说那是父爱深沉的馈赠!小说用朴实无华的语言将一个慈爱的父亲形象清晰地描绘出来,故事虽然简单,却极其感人!【编辑:浅姿】

1 楼 文友: 2009-02-10 00:44: 8 父亲这份心,纯净却极致的动人,令人感动不已!问好评之!期待来稿! 孤僻,以字为友

2 楼 文友: 2009-02-19 02:1 :09 父亲一辈子喜欢养羊。记得小时候,我家每年都养一群羊。每到放学,我赶了羊到沟里坡里去放,是名副其实的放羊娃。母亲常说,你们姊妹几个,上中学上大学,全指靠咱家的羊哩。父亲喂羊很精心,尤其是快到出栏时,为了卖个好价钱,他总是半夜起来给羊加几把豆子,催催肥。羊也不吃“昧良心食”,经父亲一催,个个毛色鲜亮,肥肥胖胖,很“壮光”。

中国的社会,中国的老百姓,就是如此呀.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在哪个区
南京新协和医院得花多少钱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在哪块
南京新协和医院具体多少钱
深圳博爱曙光医院近哪个公交站